當前位置 >> 【走讀廈門】曾厝垵福海宮:何須入海覓三山,養性常如水一灣
【走讀廈門】曾厝垵福海宮:何須入海覓三山,養性常如水一灣
來源:海峽問史 時間:2015-05-24 02:47:01 點擊:14175

何須入海覓三山,養性常如水一灣

——曾厝垵福海宮


1:福海宮

孤立于燈紅酒綠和車水馬龍包圍之中,曾厝垵村口的福海宮顯得格外落寞。

福海宮始建于明洪武25(1392年)。宮前咸豐7年(1857年)的碑刻記載,“相傳武烈尊侯坐石碑由海浮至本社口而不去,鄉人異之,相與立廟”。神像漂流而為人拾得,而另立廟宇,是閩臺宮廟“分靈”的常見形式。供奉開漳圣王的袁厝“圓海宮”,便是明末清初漳州大水,神像隨潮水漂流至美仁后社,為村民拾得而建宮立祀的。但石碑能浮海而來,并居留不去,已屬怪誕。而武烈尊侯身份更撲朔迷離。史上稱“武烈”者多矣,能封為“侯”者,似乎只有周倉一人。周倉為關帝貼身侍衛,對關羽忠心不二,號稱“天下第一忠心之人”,明神宗時皇家封之為“武烈侯”。在關廟中,周倉手持大刀,“鐵須銀齒,黑面朱唇”,與關平侍立關帝左右。而福海宮的武烈尊侯,則身著紅袍,赤面長須,氣定神閑地獨坐于中龕案桌前,剛烈之氣蕩然。福海宮原初是為武烈尊侯而建,漸漸地也供奉起媽祖圣母和保生大帝諸神。此后,“神靈赫濯,廈地官商舟艦,咸設醮祈安,每大彰報應”(《重修福海宮碑記》),宮廟名聲鵲起。如今的宮廟,媽祖圣母和保生大帝正襟危坐于正殿神龕上,殿堂的匾額題寫的則是“保生大帝”,滿堂的楹聯也盡是“女中堯舜眾中母,世上鵲佗天上仙”之語,彰顯著主客身份的變易。

2:福海宮正殿

媽祖和吳真人,一為拯溺救難的天妃娘娘,一為慈惠濟世的保生大帝,皆以救死扶傷、濟世渡人為神職。明清之際閩臺地區戰亂頻仍、疾疫橫行,蕓蕓眾生奉之為至尊、敬之若父母,是自然不過的事了。但一帝一后,二神合祀卻是廈門地區的特色。在閩南民間傳說中,媽祖和吳真人成仙后似乎還有一段姻緣關系?;橐霾怀?,也生出了許多的隔閡。大概是出自地域狹迫和崇祀便利等原因,廈島信眾心無雜念地將男女二神共奉一室?!稄B門志》列舉道光時代廈門城內外知名祠廟63座,其中奉祀媽祖、吳真人的有31座,又其中二神合祀的有18座。另外在村社一級的“社神祠”中還有“澳溪社之會靈宮,東邊社之高明宮,尾頭社之美仁宮,西邊社之豪士宮,鼓浪嶼巖仔腳之興賢宮,內厝澳之種德宮,皆祀天后、吳真人之神”。在曾厝垵,離福海宮百米之外的擁湖宮,規制大體相同,也是媽祖和保生大帝合祀。

曾厝垵對保生大帝(大道公)的崇祀最遲不過明末清初。南明時僑居曾厝垵的王忠孝就作有《祭大道公文》一文,其文曰:

某年,某月,某日,原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王忠孝,僑寓禾之曾厝安。歲比氛祲(連年戰亂),俗尚祈禳。里人藉神意求某祝詞,其言幻茫不足述,然耆老之請,弗敢違也。因答其意,而致言曰:

夫某學孔孟者也,孔子曰:非其鬼而祭之,諂也。見義不為,無勇也。又曰:務民之義,敬鬼神而遠之。明乎義可力行,神宜敬而勿諂也。

世人見義,誰為竭蹶趨(竭力追隨)者,獨于鬼神昵比(親近)如是。聞有道之世,鬼神不靈,非無神也,君子修德禮而明政行,小人遵法紀而安耕鑿,奸淫不作,饑飽以時,間有夭札(遭疫病早死),惟數是歸(只是天數所決定),誰復以不仁咎(怪罪)皇天者。

今則異是,丑虜亂中華,淫殺極矣。而號義旗逐虜者,仁不勝暴。敲膏擿髓,十室九空。亂致貧,貧致病。災冷之氣,人實為之。而以咎于天行,鬼不受也。

睢陽公(張巡)有言:死愿作厲以殺賊,則生為義漢,死為鬼雄。若有知當先令虜人馬盡殪,而肯禍吾民耶?惠迪吉(順著正道則吉),從逆兇(跟著逆行則兇)。修悖(治亂)之關,休咎(吉兇)之門,人胡不思焉!

按《周禮·禮·用荒政》,其十一曰:索鬼神而祝(祈禱)之,三日禬則禳(消災解難),或王政所不禁乎?

夫吝而慢(吝嗇而怠慢),人情也。今醵金(集資)以禳,應者恐后,焚香齋戒,奔走不倦。持此念也,破吝而怯慢,亦一日之祥也,神必福之。

王忠孝,惠安人士,歷仕南明弘光、隆武、永歷三朝。其人恰如其名,一生謹遵忠孝之禮,謹行孔孟之道。其以為,世間鬼神應當敬重而不應諂媚。有道之世,鬼神不靈,全因“君子修德禮而明政行,小人遵法紀而安耕鑿”,即便偶然有人遭遇疾疫而死亡,也是“天數”使然。而動亂之世,“仁不勝暴”,到處“敲膏擿髓,十室九空”,從而“亂致貧,貧致病”。這種“災冷之氣”,實在是由人而生,不能歸咎于上天和鬼神的。對彌漫鄉間的大道公之說,他以為“幻茫不足述”。不過王忠孝并非冥頑之人。畢竟在人家地盤上,好歹也得替鄉間信眾美言幾句:“醵金以禳,應者恐后,焚香齋戒,奔走不倦”,盡管行為不靠譜,但能一反人類“吝而慢”之習性,神應該也能賜福的。

時人劉若宰曾為王忠孝做畫贊,稱道:

清真之品,廉約其身。糧儲總理,褒獎獨勤。不避權貴,朝野共欽。力扶帝室,民族稱英。孤忠亮節,耀等日星。

3:王忠孝畫像

孤忠之人注定命運多舛。王忠孝于崇禎元年進士,被授予戶部主事,后改授薊西密云糧儲。不過五年,便遭囹圄之災。其禍源自內臣鄧希詔。鄧為司禮太監,委派在薊州節制漕運?;鹿俦緹o兵權,鄧氏卻欲自設親兵,找負責薊州漕儲的王忠孝索要糧餉。王忠孝以“升斗皆官物,安得餉”拒之。鄧銜恨。鄧為人張狂,自恃為內監,屢與薊督爭位次,又遭王忠孝譴責,更為憤恨。終于,鄧以漕糧遭雨為由彈劾忠孝。崇禎降旨,令“錦衣緹騎逮治”。緹騎臨門,王忠孝卻無力為他們準備一桌飯菜。差官搜盡全家,所得不足十金。如此清寒,一時間京師傳為怪事。押入京城后,鄧百般羅織罪名。忠孝先受“廷杖”,再縛于麻袋中以亂棍擊打。入獄后,又遭大獄摧殘,而王“猶挺閩人氣質,拒不服罪”。經同道多次論救,王忠孝方免謫戍,而“改系刑部獄三載”。同時系獄的還有黃道周等人,時號“六君子”。直至鄧獲罪被誅,方得脫罪。

崇禎之后,南明小朝廷政權更迭,內部傾軋不斷。王忠孝先經閣部史可法疏薦入福王幕下,卻因忤逆閹黨馬士英、阮大鉞等人,不得行其志,便以疾告歸。隆武稱帝,授王忠孝光祿寺少卿,又賜劍印,特敕便宜從事。王忠孝卻痛感鄭芝龍權傾一方,無力節制,堅辭不就。隆武敗后,便歸隱家山,匿于寺院。魯王興,授其兵部尚書、左都御史,總督興化泉州兩府義兵。王忠孝疏辭不受。順治4年(1647年)王忠孝在莆田惠安一帶,組織義軍,兵員達5000多人,與鄭成功軍隊形成南北呼應之勢。然義軍屢遭南明軍隊內訌排擠。先是有鄭彩軍突襲,搶奪糧餉;義軍退守莆田后,又遭魯王部將強逼收餉,義師無奈,遂冰解云散。

順治5年(1648年),王忠孝偕家人由家鄉惠安移居廈門島。直至順治16年(1659年)移居金門賢聚村,王忠孝在廈門一住就是十幾年(《廈門志》稱“居廈門曾厝垵者十三年”)。王忠孝寓居的曾厝垵,雖是窮鄉僻壤,但能在亂世中覓得一方凈土,總算得其所哉。此間他所作的《曾灣九日》可略表心跡:

昔年重九喜登臨,此日登臨興不深。

只有潮聲催客思,不堪山色攪禪心。

鳥遷喬木高岑樂,菊護寒原野徑陰。

東籬誰送黃花酒,日暮聊賡梁父吟。

又作《曾灣即事》

旅居寥寂禾江濱,春色爛漫不關心。

適來朔風吹瑟瑟,聊將樽酒解悶心。

黃鸝叫春蝴蝶舞,綠柳含煙古岸陰。

春去悲歌知何益,且把菊苗種成林。

花動薰風迎劍佩,步倚東籬作狂吟。

聞道西方消息好,陽春一曲和知音。

4:王忠孝詩作(鈔本)

“西方消息”即南明永歷王朝消息。躬耕海濱,這位孤老遺臣始終沒有忘記朝廷。順治7年(1650年)鄭成功奪得廈島,其后改中左所為思明州,又設儲賢、育胄兩館,廣納遺臣賢士。王忠孝與徐孚遠、沈佺期、盧若騰等人南明遺老趨附之。鄭成功以“老先生”稱呼其一干人,而不稱名姓,“待以客禮,軍國大事輒咨之”。王忠孝深諳易學,也屢屢致信鄭成功,商榷軍國要事。

5:鄭成功與王忠孝對弈圖

在南明遺老之中,和王忠孝同居曾厝垵的至少還有徐孚遠。徐孚遠出身江南云間望族,其家英才輩出,族盛名高。崇禎2年徐與陳子龍、夏允彝等創建“幾社”。因其學識與造詣,深得士人推崇,漸成為文壇領袖。明亡之后,徐孚遠長時間流亡于浙江、福建、廣東沿海,不懈于抗清之事,后世稱之為“百折不回之士”。

6:徐孚遠畫像

永歷5年(1651年),魯王舟山兵敗,遁入廈門,徐孚遠隨之。鄭成功年輕時曾從徐孚遠學詩,“待以客禮”,“大事皆諮而后行”(《廈門志》)。避居鷺島,給了顛沛流離之人片刻的安閑。徐孚遠的《海居》道:

何須入海覓三山,養性常如水一灣。

飛止鵪鸞朝暮見,金銀宮闕有無間。

久居徐福留遺在,暫語盧敖振羽還。

不識旅人今日意,眠云臥石鬢將斑。

曾厝垵,又名曾灣。依山面海,在詩人眼中,就是傳說中的仙山蓬萊。在這里,朝暮之間有山禽海鳥、時不時有海市蜃樓。秦時的徐福和盧敖四處苦苦尋仙訪道,其實仙山就在此地。無須理睬他人之意,自己就想能安臥白云和山石之間,怡養性情,直至衰年。

不過鷺島之居,對徐孚遠來說并不全都是美好。多年以來,徐孚遠一直在調解南明將領之間的矛盾沖突。袞袞諸公,一個個富得黃金斗量,但對于權勢卻錙銖必較。即使土風淳厚,也無法感化。這讓徐孚遠感覺得如處于如劍如戟的亂石叢中,巨石森森,交錯林立。其《鷺山》一詩道:

鷺門之山如劍戟,壘石森森相撞擊。

黃金斗量較錙銖,褊心競氣似弦激。

可憐風土能化人,衣冠之族猶紛紛。

縱令傾心亦何有,汨乎吾生誰與親。

在孤獨之中,幸好還有王忠孝等同道中人比鄰而居?!跋壬辉谇按遄?,不必移船入渚來”(徐孚遠詩)。曾厝垵的農家生活,給宦海中沉浮的人增了些許樂趣。徐孚遠有贈王忠孝詩:

先生仕宦無因緣,才官郎署便十年。

棄官歸來筑小磐,一生高寄在田園。

乞得嘉蔬手自植,呼童桔槔灌清泉。

仲長何須樂志論,淵明原有勸農篇。

即今移室居此灣,扶杖盤桓數畝間。

顧我自言常茹草,號曰老圃非適然。

北土要術不足記,南方草木狀猶偏。

我今了了能自識。君欲學之相為傳。

暇即攜鋤倦即眠,方將其蒔白云邊。

“廈島田不足于耕,近山者率種番薯,近海者耕而兼漁”(《廈門志》)。曾厝垵這類瀕海鄉村生活更為清苦?!按碎g村屋借住,薯園賃犁,老廝張網,癡兒課鋤。雖曰流寓,略成土著”(王忠孝《復諸鄉親書》)。房屋、田地租賃而來,養家糊口,士大夫也得學會種植菜蔬、用桔槔(俗名“吊烏”)汲水。在鄉間文人之間,不僅談詩論文、談經論道,還添加了園藝的切磋。

7:老明信片上的桔槔(吊烏)

在曾厝垵,王忠孝也學住民“以海為田,以舟為馬”置辦艘小船,討點小?;蚋阈┖C鏍I運。但無奈鄰居頻頻借用。時常又有官軍征用船只,或是豪強強取,增添不少煩惱。國姓爺族舅名曾十二者,曾強行把王忠孝的船只開往大擔,再將船上的艄公水手趕走。曾其后又來興師問罪,官司一直打到了鄭成功那里。惹得老先生只好拿寫詩來出氣,題目叫《鷺中以舟為田為馬,迭逢借去口占志惋》:

年來貧病春更秋,海若相扶度歲籌。

曾奈鄰翁頻久假,卻慕杜甫有孤舟。

桐水閑垂一釣鉤,子陵猶有披羊裘。

更虧昔老臥車上,安然無別憂。

對徐孚遠來說,凄清的鄉間生活,各時節的迎神賽會還能帶來些刺激和熱鬧。盡管供奉的神祗與江浙不同,閩南也有一般的古風。請香、進香、巡游、齋醮……,到處香煙繚繞、旗鼓喧天。對民間的祭祀活動,徐孚遠始終抱著極高的興致。其《觀賽》詩:

飄零非我土,報賽與人同。

桂醑邀神降,靈衣進壽宮。

天高如可問,歌質尙堪工。

閩楚巫相近,端然見古風。

在徐孚遠的《釣璜堂存稿》中,留下了諸多當地祭賽的詩章。有臘月祭祀媽祖的《臘月二十四日祀天妃》:

塵霧杳冥雜飛霙,此日諸神朝玉清。

中夜婆娑至日旰,鳴鉦擊鼓聲匉訇。

桔柚芬芳薦桂醑,紛紜紙馬空中舞。

靈之來兮本鄉曲,至今長年猶稱姥。

逋臣曩亦吏茲土,奉詔歷時徒辛苦。

殺羊釃酒囊無錢,撰詞慷慨須一吐。

興廢竟如何,還應便作采薇歌。

也有三月大道公神誕日的《春賽》:

陽春三月天氣東,里社相迎大道公。

高車龍馭雙雙出,百和香云煙杳空。

花冠法曲隨長竿,桑皮作錦金帖錢。

進錢斗府人壽昌,為奏清詞上九天。

披發之童座上倚,咫尺搖搖行萬里。

回來密語人不聞,靈符下兮神歡喜。

鐙華光,巫師祝,圣歌洋洋,旋風走馬歸真鄉。

吳真人的神誕在農歷三月十五日,而三月二十三日則是媽祖的神誕。民間傳說這二日媽祖、真人斗法,因而多風多雨。分別稱為“真人颶”、“媽祖颶”。此日,徐孚遠亦有詩章《三月二十三日風俗名娘媽颶》二首,其一道:

累日狂風吹泬漻,相傳自古百靈朝。

山中只見馬毛縮,浪里應知鼉沫驕。

擊鼓遙聞廣利入,駕虯須赴子胥邀。

羈臣亦有豚蹄祝,早蕩塵氛報九霄。

在一片祝頌聲中,這位羈旅流竄之臣(“羈臣”)也獻上豬蹄作為祭品,祈祝著早日蕩清戰氛胡塵。孤臣遺老怎么也不失其本心。

康熙2年(1663年),清軍破金廈二島,留守廈門的一行孤臣遺老倉皇入海。王忠孝與盧若騰等遷居臺灣,從此“肆意詩酒,翩然方外,居四年卒”。王忠孝卒年74歲,大概是應了“生為上柱國,死作閻羅王”之語,其族譜載道,王忠孝死后與漳浦黃道周一道接任閻羅之職,由人而神。而徐孚遠的行蹤卻眾說紛紜,或云轉徙入潮州饒平山中,或云駕船歸故鄉華亭,或云挈家耕佃臺灣新港,或云游龍溪后不知所終,或云卒于曾厝垵。不過其離廈島之際留有話語,甚為凄壯:“吾居島十有四載,只為一片干凈土耳?!?/span>

南明抗清名將張煌言,與王忠孝、徐孚遠等有忘年誼。張曾作詩懷念諸老。詩中自有幾分蒼涼:

昔我曾上嘉禾島,島上衣冠多四皓。

方瞳綠發映朱顏,紫芝一曲何縹緲。

年來滄海欲生塵,烽煙亂矗商山道。

杖履流落似晨星,天長地闊令人老。

南望銅陵又一山,風帆千尺鯨波間。

不然疑乘黃鶴去,去去麟洲第幾灣。

徐孚遠,字闇公,號復齋,居廈十四年;王忠孝,字長孺,號愧兩,居廈十三年。在今天應該都可以取得本地戶籍了吧。

【注】王忠孝、徐孚遠事跡主要見《道光廈門志》卷十三寓賢。


在線評論:
  • 評論內容:
  • 驗 證 碼:
  • 請輸入驗證碼:wMeDU
  •   
漫住客棧
漫品美食
(*^▽^*)MG幸运熊猫首页 ag电子游戏奔驰宝马 众赢彩票平台官方权威 东方og视讯-首页 二分彩定位胆规律 安徽11选5走势图前三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线莱特币交易 欢乐真人麻将安装 中国体育彩票大奖排行榜 ag真人游戏优势 澳洲幸运10玩法 新时时彩一星走势 - 点击进入 吉林11选5软件源代码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平台 火币比特币官网下载 台湾麻将2